????韩朗文没有察觉异常,介绍道:“这是和熙郡主。”

????那人慢慢举手抱拳,仿佛手有千斤重。他深深注视着我,目光是熟悉的,声音也是熟悉的,可是其中的震撼和伤痛,却是陌生的。

????他低沉的声音说:“郡主,今日打搅了。”

????我强压下震惊,低着眼,避开了他的目光,轻声回道:“段将军,别来无恙啊。”

????“你们认识?”韩朗文有些惊讶。

????段康恒苦涩一笑,“和熙郡主得宠于太后膝下,出入皇宫。在下受姐姐之恩,也常在宫中走动。自然是碰过面的。”

????韩朗文对此没有深纠,拉着段康恒往屋里走,边说:“大将军大难不死,又探得情报,忍辱负重这大半年,收获不菲啊。韩某今天特意备下上等女儿红,专门敬英雄!”

????我走在他们身后,就见段康恒回头扫我一眼,那痛楚凄凉的眼神辞刺得我一痛。我仔细盯着他的背影,又抬头看看月亮,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清晰明确,晚风有点潮湿,夏虫还在鸣叫,这不是梦。

????我看一旁,如意明了我心意一样,大力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段康恒并没有死。

????他非但没有死,他还已经是功绩赫赫的一员大将。他遵守了诺言,满誉而归了。昔日里拘束的举止变得豪爽大方,曾经修长的手已经磨得粗糙厚实,曾经青涩的脸已经染上了沉沉风霜,本就高健的身躯更是挺拔。那双眼睛,也不再是从前的少年无忧。他偶尔看我一下,里面有着无言的惋惜和沉重。

????可他也只有用眼神表达而已。

????事已至此,还说什么呢?

????上等的女儿红,水一般灌下,那韩朗文敬他,他就喝,一点都不推脱。我坐对面冷冷看着,也不阻止。

????既然认为一醉能解千愁,我又何苦不让他做个梦呢?

????我自己也将杯里的酒一仰而下。

????对话中我也大致明白是事情的经过:段康恒追逃兵过河时受伤落马,顺着水给冲到了下游。被一户人家救上来后,就跟随商队潜进了北朝京都林城。随后数月他都在林城里悄悄地四下打探,得到不少情报。然后归来。

????什么情报,我自然不知道,可见皇上龙颜大悦,给他加官进爵,就知道他此行是真的立下大功了。韩朗文这人最反感官场的结党营私,这次却请他来,必是对他极为赏识了。

????话间也提到了我,韩朗文只笑道:“多谢皇上指婚。”一句便带过了。段康恒那时已经开始醉了,苦笑着端酒敬我,我推拒不成,勉强喝了一杯。

????酒虽好,可一入口就觉得苦涩辛辣,一路烧到腹中,呛得我轻咳。如意赶忙来给我捶背。韩朗文看着我笑笑,“夫人酒量不行啊。”

????所有小小细节,全都落在段康恒眼里。他握着酒杯的手微微发抖,怕是把持不住,立刻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看样子,韩夫人身子似乎不大好。那韩大人赴简州的时候,夫人不是要受许多苦了。”

????我生生站住,惊讶地望向韩朗文。这事我怎么从未得知?

????韩朗文受不起我质问的目光,只得全部告诉我:“是。为战事做的准备。皇上欲把红渠与简州的明月河相连,调我去督修。”

????战事?我又望向段康恒。这也是个知我心意的人,未等我开口问,就先答道:“夫人久未进宫了吧?段某一回朝就得知前阵子皇子们主战的事。皇上虽然一直考虑着,但也渐渐有了动静,命韩大人督修红渠和研制兵工就是其一。”

????看来太子练兵,也是为了战事。

????虽然两国恩怨不可能轻易了解,却不愿意战事连绵。苦的还是百姓啊。

????大概是我脸色苍白,段康恒看出我的尴尬,出面化解道:“夫人莫担心韩大人。韩大人这次只是督修运河罢了,不参与战事。”

????韩朗文笑笑:“可惜我一届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虽有心报国,也只能做点琐碎小事。”

????段康恒说:“韩大人切莫妄自菲薄。”

????两个男人又你来我往地恭维起来。

????我却已经待不下去。今天这顿饭吃得抑郁,珍珠米饭都如同石子,鲜汤鱼翅也似粉丝。我告退。

????回到房里,才察觉背后发凉,衣服已被汗湿透。

????窗外夏虫鸣声不绝,夜来香的气息如此浓郁,盖住了荷花,醉了玉人。明月当空,嫦娥余恨。圆缺之间,流失的,除了岁月,还有爱恨。

????如意站在我身边,轻声问:“郡主,你会同大人一起去简州吗?”

????我笑:“去不去,可不是由我说了算的。”

????忽来一阵风,将窗边的蜡烛吹灭了。青烟缭绕,我居然就在这馥郁的花香中闻出了战火硝烟的味道来。

????夜晚故事多多。枭雄的野心就这么轻易让百姓平静生活如这跳入池塘的青蛙激起的浪花一样碎了开来。

????韩朗文进我房间的时候我只点着一盏灯在案上描青,一笔一笔都是荷花。他站我身后看了许久,才轻轻咳了咳。我装做惊讶,放下笔,问:“段将军已经回去了吗?我没有去相送,真是失了礼节了。”

????韩朗文已经收敛了微醉之态,神智清明,表情肃穆。

????他说:“其实迁到简州一事,我并未想着瞒你,只是打算迟几日说。”

????“皇上的意思,可是要我同你一起去?”

????“是”他叹一声,“就我和你。”

????要将睿儿和他的苏娴和孩子留在京城。

????我只得安慰他,也安慰自己,道:“至少,皇上健在的话,他们会是安全的。”

????韩朗文长叹。我走过去,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他握住我的手。

????我们两人这样静静站了很久。有一种同甘苦共患难的亲人间才有的感情弥漫开来。

????我去同睿儿告别。

????酷热难耐的季节,惟有山里还保留有春天的清凉,绿荫下碎金点点,花开红树乱莺啼。

????睿站在树下出神,见我走过来,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将我一把拉过去,紧抱在怀里。他的头埋进我的颈项间,男孩子身上特有的汗香和热气不断传来。

????我贴着他的脸,说:“我去去就回来。”

????“那是打仗。”他喃喃,更搂紧了几分。

????“我又不会上战场。城里还是很安全的。也许日子会简朴一点,但是,没有宫廷里的勾心斗角,生活一定会更自在。”

????静慈庵的颂经声悠悠地响在耳边,衬着这山上的一草一木都仿佛具了灵性,风吹下,在窃窃私语。

????我问睿:“和容婶婶过得惯吗?”

????“她待我极好,我的衣服都是她亲手缝制的。”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她虽不是生母,于你却有养育之恩。一定要孝顺她。”

????睿应了一声,问我:“姐,他对你好吗?”

????我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韩朗文。

????我笑:“他没有对我不好。”

????睿儿冷哼了一声。

????我笑,摸着他的头发,“好好念书,等我回来。”derni╡fois.onadecidesevoir

????“姐……”他抬起头看我,眼睛里是浓浓不舍,“你可不可以不走?”

????我心里就像是被刀一寸一寸地割着,紧抱住他。

????“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七年为期,姐姐会平平安安回来,你也要平平安安长大。若我们都遵守了约定,姐姐便哪里都不去了,我们就守在一起过日子,好吗?”

????睿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可是,你也说过没有什么人可以陪伴谁过一辈子。”

????“所以,必须经历分离啊……”

????睿拉紧我的手。他说:“姐,我等你回来!”眼睛里却是有晶莹的液体在滚动了。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我约的这七年,都有点说大话了。心里一阵痛楚,只得把睿搂紧。此去经年,不见他,终牵挂。

????“二位施主,这树,还是莫靠近的好。”一个女声忽然响起。

????我和睿转过头,见一个容貌甚是美丽的女尼双手合十,恭敬地站在一处。刚才那话,就是她说的。我仔细看,更觉得这张脸是陌生又秀美。她的年纪该不轻了,可保养得很好,那雍容的姿态更是让人肃然起敬。

????我问:“师太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那位女尼微笑一下,道,“只是这槐树,还是莫靠近的好。”

????我疑惑,“这树有什么不对的吗?”

????“施主不知,槐正为鬼木,是由那些超度不了的鬼气凝化而成。本庵这株槐又有百年树龄,其上的鬼气更是沉重。这附在树上的‘木鬼’怨气对人不利,靠近者若体弱,病情易加重;所有心愿者,则遇事不顺。”

????睿却问:“静慈庵是佛门之地,为何还有此邪恶的鬼木存在?”

????我拉他一下,“既然不吉利,那我们还是走开吧。”

????走出一段路,我回头,那位女尼还伫立树旁,含笑看着我们,嘴唇扇动。她的身后翠绿一片,夏日景色非常迷人。

????她在说:“后会有期。”

????跪在佛前,求了一签,一看,是诗两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心中一颤。

????“是什么签?”睿凑过来想看。我迅速收了签在袖子里,“好签,一路平安。”

????太后还在避暑未回,我进宫向皇后辞行,正巧话说一半,陈弘和陈焕也结伴来给皇后问安。庄皇后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招呼两个儿子过来,“快多看看你们念儿妹妹,她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得来了。”

????陈焕问我:“你还当真要跟着去?简州是战乱之地,塞外风沙又那么大。你这娇滴滴的花样的人,小心一下就给吹枯萎了。”

????我笑,“夫唱妇随。”

????庄皇后满意地点头,“念儿到底是我们陈家的女儿。”

????陈弘却一直没有说话。

????我退下来后并没有急着离去。宫中荷花也开得正好,两个还年幼的小公主正在水榭上嬉戏。我远远看去,只见孩子们个个玉雪可爱,天真浪漫,愉悦的笑声回荡在水面。

????记得曾经,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光。

????陈弘走了过来。我问他:“我听说北朝国内正加紧练兵,可是真的?”

????陈弘苦笑一下,“他们何时不在练兵?”

????“可是,这次不同。这一仗,会打很久。”

????陈弘却一笑,“不会很久。”

????我已经隐隐觉得不妙,“殿下这次是要带兵吧?”

????他点点头,踱上通往水榭的九曲桥,“父皇教导,百姓养大,我总得有所作为。何况,那人已经远远超敢在我之前,他还是一届书生呢。”

????这样的追赶,用无尽头呵。

????我跟在他身后,“那么,江东一带造反,皇上有什么打算?”

????“自然是要徼的。”

????“听说这次造反与以往不同,面广且散,打击起来,兵力分散,效果并不明显。再有北朝战事分心,皇上很是恼火。”

????“是啊。”陈弘郁郁,“内忧外患。当初你居然一语成谶。”

????我苦笑:“我多愿不是。”

????陈弘停下来,转头看我,忽然问:“韩朗文对你可好?”

????我苦笑一下,不作答。

????“听说韩府里还住着一位貌美姑娘,外面传说她虽出身勾栏,却高洁不染,远把正室那位郡主比了下去。”

????我却没什么感触,反而笑起来,讥讽道:“齐人有一妻一妾。”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你们这算是什么?”

????“殿下说笑,其实婚姻就是如此,充满了失望。”

????陈弘看出我的寂寥和苦闷,叹一口气,“着实委屈你了。”

????小公主们看到我们,纷纷跑过来,拉着不放,要我们陪着玩耍。陈弘温和一笑,就随着她们拉走了。和煦阳光中,他的笑脸儒雅俊朗,轻松地仿佛连记忆都没有承担。

????他也知道,这样悠闲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动身南下那日,天下着雨,空气清凉。花瓣飘落池水中,点点碎白。

????苏娴抱着孩子,站在檐下送我们。她秀美的脸上有着几分愁容。我冲她笑笑:“你要注意身子。好好照顾好孩子。”

????她也说:“姐姐也请多保重,边塞寒冷,风沙也大,您要受苦了。官人就托你照顾了,妹妹会在这里为你们祈福的。”

????表情诚恳,也是真心关切的。我同她,除开身份,命运其实相差无几,谁有资格笑谁呢?

????韩朗文留了好几个麻利的丫头和老妈子给她。两人依依不舍的话别,我先上了马车。

????苏心月是个聪明人,我敬她一分,她报我三分。像她这么知道分寸的人可真不多,从她身上,我也学到不少东西。

????韩朗文终于也上了车,坐在我身边。

????我们夫妻俩对望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握了握我的手,敲了敲车壁。车夫鞭子啪地一声响,车启动了。

????——+第一部完+——

章节目录

京都旧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靡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靡宝并收藏京都旧事最新章节